当前位置: 首页 > 乒乓球 > 当前位置: 乒乓球

徐寅生:国际乒联主席不好当 欣慰小球改大球成功

时间:2019年11月08日 23:57  点击:155 次   来源:第九体育新闻网  作者:最新体育新闻  - 小 + 大

2010年,沙拉拉代表国际乒联授予徐寅生终身名誉主席的称号

2010年,沙拉拉代表国际乒联授予徐寅生终身名誉主席的称号

  如果说从中国乒乓60年的时光里,找一位从头到今的亲历者,徐寅生无疑是不二的人选。从运动员到教练,到国家体委副主任、中国乒协主席,再到国际乒联主席、终身名誉主席,直到如今还活跃在乒乓球爱好者的圈子里,一个甲子的时间,年过八旬的徐老以“全套”身份亲历了中国乒乓的跌宕起伏。那些深深烙印在徐老脑海里的瞬间,无疑也是中国乒乓60年里不曾磨灭的点点滴滴。

  文/孟雁松

  国际乒联主席不好当

  中国人在国际体育组织当主席的为数不多,徐老是让人印象深刻的一位。1995年天津世乒赛后不久,国际乒联主席哈马隆德不幸去世,按章程规定,时任第一副主席的徐寅生接任了主席职务,“说实话,我并不愿担任这个职务,但不当就会面临主席位置空缺,就这样,我被推上了这个位置。”

徐寅生担任国际乒联第一副主席期间,与哈马隆德主席一起考察天津世乒赛的比赛场馆

徐寅生担任国际乒联第一副主席期间,与哈马隆德主席一起考察天津世乒赛的比赛场馆

  国际乒联当时拥有近200个会员协会,工作量大且错综复杂,不过当主席没有薪金和补贴,纯属义务。在国内有公务在身的徐寅生在中国乒协的支持下,努力为国际乒联工作。新上任的主席得到了财务发的一张信用卡,徐寅生把它交给协会的工作人员于斌保管。任职三年多时间,这张信用只有一次消费记录,徐老把它当成一个有趣的故事讲给我们听:“有一次工作误餐,我们到一家华人餐馆吃饭。买单时,我示意服务员问于斌要卡结账,结完账服务员让于斌签名,他却指着让我签。签完名服务员把卡还给我,我又让他还给于斌。这可把服务员搞得一头雾水,排球论坛,他想不明白信用卡怎么能交给别人保管。”

  当乒联主席有时也会遇到棘手的事情。1999年,南斯拉夫世乒赛筹备过程中,因为西方国家的制裁,临近开幕体育馆还没有建好。但作为主席,我还得支持他们。就在北约开始轰炸,外面一片混乱时,南斯拉夫乒协还有几十名工作人员在坚持工作,不肯轻易放弃。“当时的国际乒联技术委员会主任是中国的姚振绪,他也在那里和大家同甘共苦。最后,形势愈加紧张,世乒赛无望,我们只得紧急安排车辆,让姚振绪撤离。因为贝尔格莱德机场已经停飞,需要到匈牙利坐飞机,南斯拉夫朋友自己凑钱,还不忘把宾馆的瓶装水和食品带上,以供急用。司机一路上走小道绕圈子,终于到达匈牙利,又遇边防人员百般刁难,不让过境。姚振绪正要塞钱打发,一名军官过来命令放行。”徐老回忆说,国内对姚振绪的安全十分关心,通过各种途径与他联络,但那时通讯已经几乎瘫痪,好在姚振绪最终有惊无险地回到了北京,大家才如释重负。

  作为国际乒联主席,徐寅生最难处理的还是涉及到中国的事项和提案,“比如有的提出要减少世乒赛参赛人数,看上去对各协会一视同仁,但实际上对我们不利。我作为主席也不大好处理,如果有倾向性,甚至强行阻拦,会引起各协会反感。”天津世乒赛期间,王涛被韩国的金择洙淘汰,赛后裁判检查出金择洙的球拍胶水超标,按规定要取消比赛成绩。当时徐寅生还是国际乒联第一副主席,但是在表态时也不得不避嫌,“我当时表示比赛胜负已定,金择洙是初犯,可给予警告处分,不必取消比赛成绩。但主席哈马隆德表示法不容情,他说:‘徐先生,你不用发表意见,由我们来讨论决定。’”最后金择洙被取消成绩,由王涛顶替进入下一轮。徐老感慨说:“如果当时我是主席,真是难以做出抉择。”

  要说任国际乒联主席期间最让徐老感到麻烦的是语言问题,“开代表大会时议题很多,我讲话要靠中国乒协的英文翻译传到会场一端的同声翻译室,再译成法语、西班牙语、阿拉伯语,再传到与会者的耳机,到最后也许已经走了样。我想了一个办法,简单的事情我来,复杂的议题就交给第一副主席、加拿大人沙拉拉。”

  1999年,徐老到了退休年龄,他也没有谋求竞选连任国际乒联主席,沙拉拉于是顺理成章成为第六任国际乒联主席。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乒乓球项目的国内外事务都应该有新的领导负责。”2010年莫斯科世乒赛期间,国际乒联授予徐寅生终身名誉主席的称号。

上一篇:乒乓球团体世界杯中国队开门红

下一篇:天台乒乓球馆运动木地板市场价格

热门标签
友情链接
第九体育新闻网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05009220号-1  网站地图Powered by http://www.sports2009.com